[致富经]90后小伙张丁清种植火龙果灯下来财年卖上亿元的秘密







[致富经]灯下来财 94年小伙卖上亿元的秘密。本期视频节目主要内容: 张丁清曾是个顽皮的大男孩,然而,自从他20岁那年,父亲把他带到大山里,住进破房子之后,他彻底改变。仅用4年时间,就创造出一个年销售额上亿元的企业。本期节目就将带您走进94年出生的小伙张丁清的世界,看看90后小伙张丁清如何在创业中成长,用年轻人的新思路、新眼光赢得财富和梦想。(《致富经》 灯下来财 94年小伙卖上亿元的秘密)




2022年6月23日晚上8点,张丁清跟记者一见面,就神神秘秘地,说要给我们一个惊喜。



记者 沈子莉:我们去哪里?



张丁清:一会儿就可以看到了,你们把眼睛闭上,要保持神秘感。



记者:真的要闭眼睛吗?



张丁清究竟在搞些什么?记者感觉有点奇怪。



张丁清:准备好了没有 ,开灯!



随着张丁清一声令下,周围的上万盏灯全都亮了,我们瞬间置身于一片璀璨通明的灯海。据说这些灯不仅好看,还是张丁清赚钱的秘密武器。



张丁清:怎样神不神奇?



游客:太帅了!



每天来他这里拍照的,露营的多不胜举,还有人竟然跑到这里来求婚。



游客:这个要300米高空才能拍完一部分。



这片灯海少说也有上千亩,一亩200多个灯泡,1千亩就是二十万个。它们颜色各有不同,有紫色的,有黄色的,除了夜晚上演一场灯光秀之外,它们一年还能为张丁清带来上亿元的收入。那么,张丁清究竟是如何利用这些灯泡赚钱的呢?



他告诉记者,财富就藏在这一颗颗小灯泡的下面,而现在,就是欣赏它们的最佳时机。



原来这灯下盛开的是火龙果的花,3、5个小时之内,一朵花就会完全盛开,30天后它们都会变成一个个火龙果。



张丁清:火龙果很神奇,跟昙花一现一样,可以摘下来拿来煲汤,一朵花大概5元。



一朵火龙果的花只会开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开始慢慢凋谢。无论是火龙果的花、果还是枝条,张丁清都能用来赚钱。他一亩地的收入,每年能达到6万元,是同行的两倍。然而,吃了他的果子,却会产生让人意想不到的后果。



游客:这里有口红,你怎么吃成这样了?



一口火龙果吃下去,不仅牙齿、嘴唇都变成了红色,就连隔天排出来的便便和尿液都会变红。曾经还有人被吓得去了医院。





游客:牙齿也红。



张丁清:嘴巴手都很难擦掉,回去上厕所不要奇怪,不是得病了,天然色素。



火龙果甜不甜?



张丁清今年才24岁,还是个青涩的大男孩,入行短短4年,他在圈内已经小有名气,因为他总有办法把很多同行请都请不来的知名客商,吸引到他的基地里买货,很多人每年都要在这里采购价值好几百万的火龙果。



经销商:去年我自己采购了一百多万斤,按平均6-7块一斤,一年600多万的货没问题,不只这点。



张丁清做生意踏实,沉稳。然而,随着采访时的深入,记者得知,其实就在4年前,张丁清还是个让全家人都不看好的人,就连父亲都因为对他太过失望,说出了这样的话。



父亲:特别失望,我感觉这个小孩不可靠,不靠谱,我对他一点没信心。





那么,短短4年,张丁清究竟经历了怎样的蜕变,他又是如何通过火龙果和这些小灯泡的组合,创造出上亿元财富的呢?



张丁清:来吃火龙果,像吃西瓜一样往头里塞。



张丁清是个爱玩爱闹的大男孩,今天为了推销火龙果,他和朋友做起了吃火龙果比赛的直播。



张丁清:红心火龙果你值得拥有 ,我你更值得拥有。



一颗小小的火龙果,在他手里可以这么玩,这么玩,还可以用来耍帅装酷。



张丁清这个94年出生的大男孩,总能用年轻人的方式,把自己的火龙果基地经营得风生水起。



然而,回想当初,他却是因为不听话,被老爸强行揪到这山里来的,还曾经为了逃离这里,天天闹得不可开交。



采访时,张丁清把我们带到了他住的地方。



记者 沈子莉:你就住这啊。



一间不足10平米的破瓦房就是张丁清现在的家。实际上,他的父亲从前是做家具生意的,早年就积累了上千万家产。张丁清从小养尊处优,在上海长大。可自从2022年,来到这里以后,他的生活就被彻底颠覆了。



张丁清:最开始是这样,很恐怖,有蛇。



张丁清胆子小,最怕虫子和蛇,住在这样的破地方,他每时每刻都想逃走。





原来,2022年,张丁清的父亲和人合伙投资,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南宁市种植了1千亩火龙果。那时候,张丁清因为打架、辍学,沉迷于酒吧让全家人失望透顶。为了扶他一把,父亲狠下心,把全部家当3000多万都投了进去,就想带着他一起创业。可谁知,张丁清这个不靠谱的儿子,却刚来3个月,就给老爸捅出了一个大窟窿。



2022年8月,第一批火龙果刚刚下苗,南宁市就连着下了十几天的大雨,火龙果是仙人掌科的植物,耐旱不耐湿,周围的杂草开始疯长,引来很多虫子,把张丁清给吓了一跳。



张丁清:非常多草,地铺没铺,一整园只看到白色水泥柱,长了一米高,藏只老虎都不知道。





张丁清的父亲和合伙人都是外行,在这之前,他们把张丁清送去台湾学习了技术。本以为他能有办法,可谁知张丁清这个不着调的小孩当初压根儿就没认真学,他被当众问得哑口无言不说,还让父亲也非常尴尬。情急之下,张丁清想起在台湾时做的笔记,可谁知就连笔记本都早就被他玩丢了。



由于处理不及时,1000亩火龙果苗全被虫给吃了,父亲请来人工拔草,也于事无补,白白损失了100多万。



本来,张丁清就不被人看好,当初要不是父亲顶着压力,说服合伙人,根本不会有人同意他入伙。现在却因为他的失误,让老爸赔了100多万不说,还连累父亲在朋友们面前也抬不起头。直到现在,想起这件事,张丁清还非常愧疚。



张丁清:别人的想法不在意,但很在乎家人的想法。



张丁清是个倔强而又敏感的男孩儿,不想在人前流泪的他,背过身去接受了采访。



张丁清:他说你坚持不下去。



2022年张丁清才20岁,他非常想得到父亲的认可。可家里为了他,已经把全部的钱都投进去了,父亲只能到处求人借钱,这让张丁清的心里非常难过。



这件事之后,张丁清彻底转变了,他不仅通过各种途径学习,掌握了火龙果的种植技术,最终用铺地膜等方式解决了长草的问题,还奇思妙想,琢磨出很多小玩意来保护他的火龙果。



采访时,记者就发现他正把一个塑料杯子往火龙果的花上套。



记者 沈子莉:为什么要套?



张丁清:开花时怕下雨,花粉被雨水冲散就结不了果。



有这样一个带孔的杯子,给花遮风挡雨,只要雷雨一来,把杯子往花上一套,就可以避免很多损失了。然而,张丁清的火龙果基地有 1000多亩,每天有好几十个工人干活,没过多久,张丁清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张丁清:每天做工都是10个人,我去看每天人都不一样。人数没变,人变了。



张丁清就奇了怪了,工人每天都变来变去,谁都不认识谁,但种火龙果又需要技术,他只好每天翻来覆去地教。日子久了,有人听腻了,竟然还和他吵了起来。





员工:不服管,他来的时候才20岁,小毛孩教我们拿锄头。



张丁清:有人拿方言骂我。



原来,从前大伙儿习惯打零工,赶上谁家有事说不来就不来。2022年,张丁清想出一个办法。他在基地里给大伙儿修了这样的员工宿舍,用房子把人留下。接着又实行承包责任制,每人承包40亩地,一年就能收入6万元,还有提成。现在,即使下着大雨,员工们都会自发地干活。



2022年6月28日,张丁清正在地里抢收火龙果,如果再这么连下几天雨,他每天都有损失好几万的危险。



张丁清:又下去糟了,下雨摘果会烂。



原来,这火龙果不仅下雨不能摘,剪的时候也有讲究,张丁清有一百多万斤的果必须在5天内摘完,这可把他给急坏了。



张丁清:一般剪果上一刀下一刀,有个小三角,能输送营养,如果雨碰到会腐烂,2、3个小时就会看到烂。



火龙果从开花到成熟总共就只有30天左右,熟了必须马上采摘,不然果子就会爆开。但2022年,张丁清第一批火龙果上市的时候,他和父亲在圈内根本没有人脉,要怎样才能把一千多亩地的上百万斤火龙果都给卖出去呢?





这里是南宁市一家大型水果批发市场,2022年卖果之前,张丁清在这里蹲点了一个多星期,之后他就因为一个发现,把火龙果卖出了比市场高20%的价格,还让很多大客户,都慕名而来,在他的基地抢货。



采访时,记者发现张丁清非常喜欢,把经销商请到基地里来给他挑毛病,小到这屋顶上该用什么灯,都要征求经销商的意见。



原来,张丁清调查市场后发现,不同客户对于果的质量、大小、包装细节及打包方式,要求都不一样,越高端的客户要求越高。但在批发市场里,很难有人能全面满足他们的需求。他就想到要为经销商们提供,像一条龙的定制服务。



张丁清:很多客商远,上海沈阳过不来,一个电话要什么我们都可以提供,我们提供冷库装车纸箱都能设计,服务好客户才会选择我们。



经销商:这个老板大方,果越多越受欢迎,关键是不用操心,省事。车放过来就全都安排好了。



张丁清:年轻人没有代沟,思想转变快。



方便周到的服务,加上果的质量好,张丁清迅速积累了客户。侯正忠是国内一家大型水果企业的采购商,每年都要在这里采购价值上千万的货。他说跟张丁清合作还有最难能可贵的一点,就是他能站在客户的立场,让买果的人都不会吃亏。





客户:很讲诚信,今天拿贵了,市场价格下调了,他会主动给我们调价,并且给我们补上差价,所以我们会选择跟他合作。



张丁清充分为客户考虑,这为他积累了口碑。2022年企业就实现了销售额2千多万。2022年张丁清的父亲又追加投资,把基地的种植面积扩大到了5000多亩。父亲总算能放心把基地交给张丁清了,可谁知他又跟老爸闹起了别扭。这都是因为他迷上了这种可以挂在火龙果上的小灯泡。



这些灯到了晚上特别漂亮,还能吸引很多游客前来参观,但2022年张丁清提出要装上这些小灯泡的时候,却遭到了父亲和合伙人的一致反对。



合伙人 苏秀清:不敢轻易投,我们做投资的首先不是为了好看,如果核算出投入高产能低,我们就不会去做,因为我和他爸爸是站在投资的角度看问题。



这些灯泡其实不仅是好看,主要是能给火龙果增加光照,让它们多出花多挂果。



专家欧桂兰(南宁市农委总农艺师):补光技术是这几年的创新,主要通过补充光照,延长生长周期,实现提早上市或延长收获期的功效。



张丁清听说,在海南和台湾等地已经有人通过补光技术获得了成功。不仅提高了产量,还让原本11月就停产的火龙果,延续到第二年的2月左右。这样火龙果的卖价还会更高。





张丁清:6月上市,但越南火龙果冲击,8月从开始7块跌倒5块,4块,到10月网上往上升,到春节13块,春节有果,客户很早就会预定。



装灯既可以提高价格又能增加产量,张丁清感觉这简直就是个稳赚不赔的好生意,可怀着满腔热血的他,却被父亲,一盆冷水给泼了回来。



父亲:他没有掏钱,他不知道一亩地最少投5000,1千亩就是500万。刚开始觉得是多余的。



一个灯泡平均造价是8块钱,一亩要挂近200个,光灯泡就是每亩1600元的投入,还要配备供电设施。要是把1千亩地都装上的话,电费一晚上都是一万元。



张丁清:一晚上一万,但一批过就是500万,年轻人会研究,不是靠天吃饭。



这一次张丁清要靠自己的力量改变,2022年他独自开辟出10亩地,做起了试验,还买来这些不同瓦数的灯泡进行对比。



记者 沈子莉:下雨没有影响吗?



张丁清:打了小孔,水蒸气会滴下来,黄色的是黄光灯。2种光,黄光促进出花,紫红光是有利于枝条生长。



采访时,已经到了夜里10点,张丁清还在地里干活,但他竟然带着工人们把花都给扯了。



张丁清:在疏花,这个是开花时的花,3天左右花就变成这样了。扯掉以后,这个才是火龙果。这个是花已经没用了。



张丁清精心照顾他的火龙果,可安装灯泡的第一年,他还是失败了。最开始他把灯装在贴着花的正上方,以为这样能给花多一点光照,可最后只有很少的一部分延长了花期。第二年,张丁清又调整方案,把灯泡整体往更高,更往外的地方挂。



张丁清:对光照范围研究过,在1.5米正好,一批花需要40个小时的光,达到它所需就可以,不是说灯光越多效果越大。



通过对火龙果开花时间和挂灯距离的科学计算,张丁清制定出一个最省电的方案。他每年只在春天3-4月,和秋天的9-11月之间,从18点到24点,给火龙果开灯6个小时,还用黄光和紫光进行相互补充。





2022年张丁清的十亩地终于实验成功,当年一亩就比过去增收了4批火龙果,产量从4000多斤增长到近8000斤,产值提高了一倍不说,他还利用火龙果上市的时间差,把产品卖出了高价。



现在,张丁清已经获得所有人的认可,不仅把基地里的1千多亩火龙果都装上了灯泡,还吸引了很多市民来观光采摘,2022年企业实现销售额上亿元。



张丁清,这个从前不着调的顽皮少年,不仅通过创业,实现了自我成长与蜕变,还因为他的新思路和新眼光,将现代科技融入传统农业,带领了周边上万名农户共同致富。如今,他又建立起了产品溯源系统,想通过科技的力量,为大众健康出一份力。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