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富经]种植水芹:跟着我创业 别怕(20220529)


  记者来到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基地采访时,天空下起了大雨。这个穿着雨衣正在干活的人就是濮焕中。下午5点之前,有一车水芹必须要运到常州,可突降的大雨耽搁了进度。


  记者:要多少斤啊?


  濮焕中:5000多斤。


  记者:5000多斤。


  濮焕中:前一车已经发掉一车了,往常州去的。他不可能长时间在这里等。所以下雨天也只能干。因为人家等着要货。


  此时,远在40多公里外的江苏省常州市凌家塘蔬菜批发市场,几个蔬菜批发商正焦急地等待着濮焕中,因为他们要的水芹只有濮焕中有。


  江苏常州市蔬菜批发商徐建元:质量好。这边上午有五六辆车去拉了。别的地方我给你讲,冬天有一点,到别的季节就是别的地方都没有了。



  江苏常州市蔬菜批发商毛金峰:这个时候,就宜兴有。春芹、秋芹和夏芹只有宜兴有。


  一般来说,水芹只在冬季生长,而濮焕中的基地里却种出了四季水芹,因此,最近,濮焕中基地里的春水芹成了常州、无锡、上海等地市场里的抢手货。


  下午4点多,濮焕中的水芹运货车终于顺利抵达常州凌家塘蔬菜批发市场。刚一卸货,濮焕中的水芹就以每斤一元钱的价格,被几个蔬菜批发商装车拉走。


  2022年4月27日,宜兴市委宣传部组织了生态文明看宜兴活动,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家媒体记者来到后洪村采访,濮焕中正介绍着村里的水芹基地。


  濮焕中:我们这个基地不光是宜兴最大的,在华东地区应该说也是比较大的。


  现在,濮焕中的水芹基地面积近2000亩,有500多个农户跟着濮焕中种水芹,而且安徽、江西等地的外地人也慕名而来,他们都说听濮焕中的有钱赚。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社员吴亚仙:他是带头人,他起大作用,不听他的听谁的。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社员舒技胜:他是这个基地的开拓者。我们主心骨啊,我们说哎呀又赚不到钱了什么的,他说钱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濮焕中不仅是远近闻名的创业能人,还是后洪村的村支书。而想当年,村书记这个职务不仅是濮焕中最不愿意干的事,这里也是他最不愿意来的地方。


  濮焕中:当初心里很复杂的,肯定不愿意去干。我说你今天宣布,我明天辞职。


  那么,濮焕中为什么不愿意当这个村书记?他又是怎样靠种水芹成了远近闻名的致富能人的呢?


  1996年初,当时在镇工业公司当会计的濮焕中接到万石镇镇党委的任命,让他到谢塘村当村支部书记。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濮焕中听到这个任命后,却故意在家装病了一周。


  濮焕中:当初我肯定不愿意上班。我说你今天宣布,我明天辞职,后来我在家里病了一个星期,没来上班。


  当时,谢塘村是周边一带有名的贫困村,村级年固定收入只有3万多元,致富无门,工作难度大。因此,濮焕中说啥也不想来。后来,镇政府再次找到濮焕中,要求他上任。濮焕中硬着头皮当上了村书记。


  濮焕中:我说来了,就好好干,结果一干干到现在,马上二十年了。


  一句来了就好好干,濮焕中在这里扎下了根。2005年,谢塘村和周边三个村合并,变成了后洪村,濮焕中当上了后洪村的党总支部书记。2006年,濮焕中提出一个肯定能让村里致富的办法:那就是种水芹。他自己首先掏出了两万多元,并鼓动七个村干部入股跟自己一起干。


  濮焕中:我说种水芹,大家不要怕,这个都是看得着的,能挣钱的。一年下来就没问题了。不会失败的,这肯定没事的。


  在濮焕中的鼓动下,七个村干部动了心,掏钱入股,跟着濮焕中一起凑了12万元,承包下村里的一片60亩荒地,开始种水芹。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妇女主任屠小红:我们书记鼓动我们,叫我们别怕,上。他有信心,那我们就跟着我们书记上了。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委会委员屠锡强:相信他不会赔钱,他给我们带路,终归是相信他了。


  那么,濮焕中凭什么如此坚信种水芹能赚钱呢?


  水芹,不同于我们平常所吃的芹菜。水芹生长在水田里,主要种植在我国江浙一带。在江苏宜兴,老百姓都喜欢吃水芹。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民杨洪金:我们这里有吃水芹的传统的,过年都是吃这个芹菜的。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民卢云琴:每家人家都少不了这个菜的,它吃了有兆头的,勤勤快快。


  为图个勤勤快快的好彩头,逢年过节,当地每家每户的餐桌上,都有一道水芹菜。可虽然宜兴本地老百姓都吃水芹,但当地卖的水芹多数都是从外地进的。因为种水芹非常辛苦,当地懂种植水芹技术的人没几个,因此,在当地几乎没有人大规模种植水芹。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后东组组长黄岳君:这芹菜不是好种的,原来我们这里只有几户人家种,因为也不懂这个技术,一个也很辛苦。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会计秦丽芬:我知道这个很辛苦的,我家里就种过水芹,而且种了好多年。我公公婆婆这个年代的人,他都嫌辛苦,就是不高兴种了。


  可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后,濮焕中发现,当时每亩水芹地至少能有四五千元的利润。这让濮焕中很兴奋,他决定要在村里大规模种水芹。



  濮焕中:这个不是空穴来风来弄的,我们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因为我们种水芹,虽然规模小,但是效益都比较好。只要好好干,肯定能赚钱。你们相信我,就跟着我干,如果不相信,我一个人也要把这个事情干成。


  这是后洪村的一个深水芹基地,有70多厘米深。而2006年时,濮焕中种水芹的水位,比这还深。


  记者:你们冬天如果下水的话,水能到哪儿啊?


  濮焕中:冬天下水,就要到这里了。


  记者:过腰是吧?


  濮焕中:对,过腰的。冬天。


  数九寒冬时节,为了割水芹,濮焕中要和工人们穿着皮裤下到一米多深的塘里收割。可2006年冬天,濮焕中收割第一批冬水芹时看到的景象,让他的心比冬天水塘里的水还冰。


  濮焕中:那个冬水芹要插秧一样的,插下去,插到水里面。到土里面要这么深,要一拳。有的他没种过,他的秧就弯了,像这个秧一插下去它都歪了,歪了它长势就不行。


  当时,濮焕中请了村里懂技术的水芹农户帮忙管理,可是由于没有大规模种植经验,第一批水芹苗栽下去就歪了。种出来的水芹到市场上没人要,直接亏了10万元。这时,被濮焕中鼓动着入股种水芹的村干部,对濮焕中满肚子的埋怨。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委会委员谢玉西:我们有想法,只能烂在肚子里面。反正在村里面,有些事情也不好当面讲。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委会委员屠锡强:那时候村里面只有两三万块钱工资,亏了,自己的钱赔进去了,心里面总会有点嘀咕。


  这让濮焕中夜夜失眠,觉得威信扫地,没面子。


  濮焕中:威信扫地,对不起他们,跟着我弄的那几个村干部。他们信任我,跟着我干,反而亏了钱。证明你没能力。这个事情社会上也对你也有看法。这个事情怎么弄呢,既然起了头了,你不可能走回头路。



  可接下来,濮焕中遇到的事情,可不仅是赔钱丢面子这么简单,他不仅因为种水芹陷入了一场巨大风波,甚至还遭到了软禁。


  2007年4月的一天晚上8点,村里的一个水芹种植户,为了能抢时间多收点水芹,把装水芹的车停放在路边,和妻子到水芹地里收割。可这时,一个村民骑着三轮摩托车回家,本应走右侧的他,车速飞快,没能控制好方向,猛冲向了正停靠在道路左侧的水芹车。那个村民在这次事故中当场死亡。这就是当时水芹车的主人李文明。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民李文明:吓死了,车子的声音也开得快。他从这边下班回来,我的车停在这个路边。他从这边开过来,一下子撞上去,咔,一击。


  而事故发生第二天早上,濮焕中一上班就被死者的二十多个家属团团包围,有的死者家属,情绪极为激动,抓着濮焕中,要他负责任。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民朱小培:拿手抓着他的脖领子往那边扔,还要骂他还要打他呢。真的。


  濮焕中:激烈时农民就“啪”拍下桌子,有的摔凳子。一个农户拿起凳子来砸我,拿起凳子来这样子台上一砸,把那个凳子一折两段。把我茶杯都砸坏了。



  死者家属坚定地认为,如果不是濮焕中发动大家在村里种水芹,就不会有装着水芹的车停在路边,那么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交通事故。因此要求濮焕中赔偿,软禁了濮焕中,不准他踏出办公室一步。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后东组组长黄岳君:无辜的啊。不让他吃,不让他睡觉。小便都不让他小便,要把这个事情解决。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民谢国林:当时濮书记吃了不少苦,要算到濮书记头上,濮书记吃了个冤枉气。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麻田组组长黄小农:就是要说法,就是没有你们芹菜公司我们人不会死,我撞死了,全要怪你。


  到了第二天早上,软禁已经超过了24小时,濮焕中报了警,才被解救了出来。而这件事后,很多人来劝濮焕中不要再干了,种水芹不仅没赚到钱,还惹来了一身麻烦。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民谢国林:当时好多人就是说,这样的情况就是不能搞,因为又苦又赚不到钱,谁高兴呢,就是不要搞了,搞其他的东西。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委会委员屠锡强:没有效益,第二个又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老百姓又不理解,到村里面来闹、吵。都是很低落的心情。


  巨大的阻力下,濮焕中陷入了极度苦闷,可反思之后,濮焕中却更坚定了种水芹的决心。


  濮焕中:这个跟种水芹是两码事。随你怎么闹,我这个堡垒肯定不会被他攻克的,我说你们放心好了,我说我肯定要坚持原则。发展水芹那条道路肯定是正确的,肯定是没错。肯定好好种,还要大把地种,还要扩大规模种。


  那么,这次,濮焕中能成功吗?


  2007年5月,因为钱不够,濮焕中跟七个村干部又一起凑了4万多元。濮焕中首先请来一个水芹种植方面的能人汤孝华。让他负责水芹基地的种植技术和日常管理。对于汤孝华提出的所有条件,濮焕中都尽力满足。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技术员汤孝华:基本上相当顺利,没什么大问题。基本上像我要人手,基本全力以赴的支持我,我说今天多少人,他打电话以后全部给我的。


  不仅如此,濮焕中每天一大早就来到基地里,跟汤孝华一起专心研究水芹种植技术,有时候饭都顾不得吃,一呆就是一整天。2008年初,在濮焕中的努力下,水芹不仅长得特别好,在每天的摸索中,濮焕中和农户还独创出了其他地方没有的夏水芹、春水芹和秋水芹,并申报了专利。


  扬州大学园艺与植物保护学院副院长李良俊:从我们一般的理解上来,我们都是秋季种、冬季收。这个是传统的观念那么夏季抽薹开花的时候是不可能生产出符合食用的这样一个产品。我们讲劳动者的智慧是无穷的。



  中共宜兴市万石镇党委书记路翀:由他主种的水芹,就是有专利的,现在已经是无锡市的一个著名商标,正在申请江苏省的著名商标。


  濮焕中种出来的水芹,不仅质量好,还可以四季种植,濮焕中把水芹销给前来收购的中间商,极为抢手。


  2008年起,濮焕中在当地牵头成立了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当地有300多户农民入社,安徽、江西等地的一些农民也慕名而来,在后洪村承包土地,跟着濮焕中种水芹。每亩水芹的年利润能达到一万多元,很多种水芹的农户都致了富。


  记者:你家是哪儿的?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舒技胜:我家安徽宣城。来这边不是我一家,人多,我们老乡人也多。


  记者:我看您这衣服够破的啊?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舒技胜:穿破衣服也不一定都是穷人。不能买房买车嘛。


  记者:您买房花多少钱?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舒技胜:四五十万吧。刚装修,马上好了。


  记者:您贷款了吗?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舒技胜:四五十万还要贷款,这点钱还要贷款,不可能。


  记者:您这一年能挣多少钱啊?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舒技胜:那我怎么说呢,我说多了有点不切实际,说少了你们看不起我,不好说。



  记者:那你实话实说呗。大概多少。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舒技胜:20多万吧。差不多。


  无锡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周文栋:无锡市是一个很开放的城市,我们目前关于就业、创业方面的优惠政策,实际上基本上都覆盖了外地的,都会覆盖外地的人群,特别是创业政策,在户籍政策上还做了进一步的拓展。


  濮焕中这儿种水芹赚钱,吸引了很多人来后洪村创业,可是2011年,濮焕中的水芹基地却一度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2011年4月的一天,正在办公室办公的濮焕中突然发现:农户把两大捆水芹直接扛到他办公室,一把丢在他面前。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妇女主任屠小红:有十几个人都去了,把芹菜搬到书记办公室去了。他们说卖不掉芹菜怎么办。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委会委员屠锡强:就是要濮书记给他卖芹菜,现在这芹菜卖不出去,价格不好,没有钱赚了。


  到了2011年5月,事态进一步恶化。农户们不仅找到村里,还找到镇里、市里,并联名上访,反应水芹价格低的问题。并且十来个农户居然直接用拖拉机推掉了水芹,撂荒而走,当时村里1000多亩水芹地,一下子荒下了200多亩。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社员陈信贵:没有其他的办法,怎么办。菜这么烂,我们亏得连本都没有了,政府应该说能帮我们一点。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舒技胜:没有钱赚,你一家人的生活都成问题,要不然回老家改行算了。


  那么,本来赚钱的水芹,怎么就卖不出去了呢?


  原来,2011年春,全国很多地区的蔬菜都出现了滞销现象,蔬菜价格一落千丈。水芹也没能幸免,春水芹由原来最高时每斤1元6角,急剧跌到了每斤不到三角钱。


  宜兴市蔬菜办公室业务科科长路广:2011年,四月到五月,全国由于气候种植面积的影响,整个出现了一个严重的卖菜难的现象。受影响的品种很多。


  让农户们没想到的是,濮焕中立即拿出三十多万元,以高于市场价一倍,每斤6角钱的价格开始收购农户的水芹。




  濮焕中:生死存亡的时刻,我们合作社不干预的话,我们这个基地就面临着灭亡的可能。基地种植面积大面积萎缩的话,那就是很危险的。树一个品牌很不容易的。规模发展到这么大,花了很多心血的。基地要稳固下去,不能就这样毁了。


  两个月时间,濮焕中就从农户手里收上来近60万斤水芹,这时,当地政府也给菜农补贴了20多万元。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水芹种植专业合作社社员李文明:也是吃了定心丸一样。让我们的心里舒服一点,心情好一点。如果真的不回收,没有人收购的,肯定有很多大部人不会种。


  无锡市副市长王进健: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政府帮助这个企业渡过了这个难关,实际上它是影响,能够最大程度的鼓舞了这个创业者的创业信心和勇气,影响一个创业的氛围。


  农户们的水芹有了着落,可收上来的这60万斤水芹,濮焕中能销出去吗?


  2011年5月,濮焕中天天往常州、无锡、上海等地的蔬菜批发市场跑,为水芹寻找销路。而在跑市场的过程中,濮焕中发现原来靠中间商销售,每斤水芹至少被压掉了1角钱的利润,于是濮焕中决定一定要把自己的水芹直接销到市场上去。


  濮焕中:实际上那个价格低,也有一部分菜贩子,有意压价。我们自己跑市场。我们把人马杀出去。到外面市场上去跑。



  濮焕中通过先送货后收钱的方式,在常州、无锡、上海、苏州等地的批发市场建立了30多个稳定的批发商关系,以每斤4角钱的价格直接销到这些大型蔬菜批发市场。


  同时,将水芹摘叶、去头、测量、切段、清洗、包装,濮焕中把收上来的水芹做成了这样的净菜。随后,濮焕中又联系到北京、上海等地的超市,以每斤2.5元的价格,将这些净菜销售出去。


  濮焕中:因为毛菜价格低,我们来收购做成净菜,往北京和上海发。


  江苏省宜兴市万石镇后洪村村委会委员屠锡强:想方设法跟外面联系,把净菜,我们用托运的方式运过去。后来销销还不错的。


  将毛菜直接销到大型蔬菜批发市场,做成净菜销到超市,濮焕中赚了20多万元。而让濮焕中高兴是,到了2011年8月,夏季水芹的价格达到了2.8元一斤。这么高的价格让之前一直愁眉不展的农户们乐开了花。


  而自从经历了2011年的降价风波后,已经有500多个农户加入濮焕中的合作社,跟他一起种水芹致富。2022年,合作社的销售额超过了5000多万元。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